免费成年网视频播放

袁媛放下电话,赶紧起床,头晕了一晕,她扶着床尾镇定了一会儿,眩晕过去,才慢慢走向大门口,真的要慢,千万不能出事!

放下电话的曹蔓总觉得心底有一丝不安。这股不安从得知袁媛摔跤开始,就一直没下去。

最近是暑期,很多学生都不在大学校园里,她们职员工没了研究生们帮忙做实验,一般都会调整一下工作安排,要不然会忙碌不过来。

暑假里的生活节奏也跟着慢了不少,让她有机会锻炼身体,关心朋友,还有机会到其他地方出个长差。

这次是她主动要求出差的,她跟史密特教授和劳伦斯教授都保证,要在暑假结束前完成新系统安装调试工作。

平时她比较忙。。只有在周末的时候,她才有时间去照顾一下袁媛。

她很庆幸这次及时回到嘉州,万一袁媛出了意外,她觉得自己没法面对袁叔秦姨,他们对她那么好,交待她们要相互扶持相互帮助,自己为了事业发展去了东部,感觉有点儿不讲信用了。

还好她这次及时赶到了,袁媛的怀孕也到了末期,再有三四周就解放了!这期间她刚好要在这边忙调试工作,事业和友情可以兼顾,她很感激劳伦斯教授。

同时她对穆林有了怨气,这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去上班。唉,男同胞是不是都这样,不会关心人、照顾人?虽然大家总开玩笑说自己很男人,曹蔓觉得自己肯定做不出这么男人的事儿来。 。事业比老婆更重要么?

唉,媛媛都没说什么,自己也别瞎叨叨吧,免得让她心情郁闷,孕妇心情郁闷可不是啥好事情,有可能会造成产后抑郁症。

还是别抱怨,做自己能做的,多关心她就是了!

袁媛取了饭菜回来,还到隔壁的手机店里溜达了一圈,熟悉一下行情。一个手机几百到上千不等,月费套餐也有好几档,便宜的也要好几十,想想自己买最便宜的应该就可以,不用跟穆林商量吧?要不还是晚上跟穆林说一声,明天再来买?也就是一晚上而已,这点儿时间应该等得起。

网游小甜妹娇俏迷人

那时手机还是高消费产品。彩云飞天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并不是人手一份的。

本来袁媛还想着要不要留下穆林让他第二天陪自己去验血的,看着穆林吃完晚饭就开始加班加点忙碌的样子,她就忍住了,不就是验血么?自己开车去就行了,又不是没法开车了。

吃饭时她倒是跟穆林商量了一下买手机的事儿,穆林觉得自己现在坐捷运火车上班,万一他在路上的时候袁媛有需要,可能要一个多小时找不到他,确实危险。

他心里琢磨着要不要把袁媛托付给曹蔓,一想到曹蔓对自己的态度,估计会更看不起自己,他就压下这个念头。

手机买就买吧,也就是为了紧急情况用的,不需要什么名牌,只要能打电话就行,也不用买很多分钟的月计划,一两百分钟总够了吧?得了穆林的同意,袁媛决定第二天验完血就去买手机。…,

穆林看着兴高采烈准备着第二天要去买手机的袁媛,心里一荡,还是自家老婆好!买个最低档手机都这么满足,他就不明白为什么曹蔓从一开始就对他不满,总想拆散他和袁媛似的,看媛媛,对自己好,要求也不高,真不明白自家老婆咋就跟那个挑剔得出格的女生是闺蜜。

怪不得曹蔓三十了还没有男朋友,这样的人能看上谁?!这样的人谁又受得了?!她这一直没有男朋友也不行啊,总来找袁媛,影响自己的生活,万一哪天把袁媛带坏了怎么办?可听说她要在这边呆好一阵子呢。

嗯,还是尽快鼓动袁媛赶快给曹蔓张罗个男朋友才行。

放下心思的穆林收拾完厨房里的残羹剩饭,就打开手提电脑心工作去了。

第二天一早。。穆林照例早起去上班了。袁媛约的验血时间是七点半,几乎是人家一开门她就去,一晚上不吃饭她可不想再拖。现在一饿她就觉得头晕,可不能为了验血把自己饿晕了。

她提前到了几分钟,这是一个专门负责化验的实验室,离妇科大夫的诊所不远。验完血,她本来想去买手机的,可是饿得头晕,她还是赶紧回家吃早饭吧。早上出门一迷糊,咋就忘了带点吃的了!

吃完早饭,眩晕感还是没有褪去,她老老实实躺回床上去了。想着休息一下情形会好一些,到时候去取中午饭的时候,再顺道去昨天去过的那家店里买手机。

她眯眯瞪瞪睡到闹钟响,头晕的架势也没好一些。 。难道是早上饿得过了补不回来了?

她一般都是七八点吃早饭的,今天回到家都九点多了。忍着晕乎劲儿去取了饭菜,也没心思去买手机了,回到家胡乱吃了午饭,接着躺回了床上。

下午正在床上迷糊着呢,就接到了大夫亲自打来的电话。大夫问了问她的感受,得知从早上就开始头晕一直没好,腿脚也水肿得厉害时,给她命令,让她找个人直接把她送到定点的医院去,她的情况比较严重,需要立马住院观察。

真的需要让人送医院吗?她今天自己开车出去两趟了,也没见有什么问题,唯一让她感觉不舒服的就是两条腿跟灌铅了似的,走路都不利索了。

大夫给了她肯定的答复。彩云飞天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而且让她越快越好,她已经让护士给医院打招呼去了。而且大夫告诫她一定不要自己再开车了,否则晕在半路的话,不仅自己危险,还会危及别人。

袁媛只得答应下来,挂了电话她就犯愁:这时候找谁啊?还越快越好。

想来想去,还是得找曹蔓,这会儿也就她离得近,夏恬得公司也没有斯夫坦近。

本来还没怎么当回事儿的袁媛让大夫这一通电话打的,心开始噗通噗通响,越发觉得头晕了,自己不会快要不行了吧?孩子还好吧?她能顺利把孩子生下来吧?不会一尸两命吧?

万一我出事了,微微怎么办?这么早就没妈,人家都说有了后妈就有后爸。

她越胡思乱想,就越觉得害怕。她哆哆嗦嗦拿起家里的座机给曹蔓的手机打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