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d的天堂看照片

他们就为圆谎准备着,一休沐回家,白善就钻进了自家的库房里,最后在一个箱子里找到了佛像,在另一个箱子里找到了老子像,全是玉雕的。

佛像比较多,但老子像也有两座。

白善仔细的对比了一下,就把那座最小,只有一尺半高的老子像抱走了。

看守库房的管事看到少爷抱出这尊老子像,立即伸手要护,小心翼翼的道:“少爷,这可是墨玉雕着的,您拿去……做什么呢?”

白善道:“送人。”

管事一愣,连忙问道:“老夫人知道了吗?”

白善道:“很快就知道了。”

然后就在单子上记下了他取出的东西,画押后就抱着东西跑了。

管事阻止不及,只能连忙拿了本子塞怀里,然后把库房锁了跑去给老夫人汇报。

那尊老子像可是老夫人特意定做的,用的是难得一见的上好墨玉,比那块三尺高的青玉老子像要贵重不止十倍呢。

少爷偏挑了一个最好的。

听说,老夫人拿那尊老子像是要送人的。

红衣少女户外真空纯美写真

刘老夫人的确是计划着拿老子像送人,要送的是他们白刘两家的世交张氏的老太爷。

张老太爷早些年就把族长的位置给了他儿子,一心求道去了。

现在白善就要长大了,再读几年书,势必要回本家一趟,所以她得开始在陇州经营一番,至少要让忘记他们祖孙,轻视他们祖孙的人重新记起他们,看重他们。

这样等他们回到陇州定下时才不会受辱。

那块墨玉是她去年入冬前找到的,花了大价钱买来,又花大价钱请了有名的工匠细心雕琢,足足花费了两个多月才雕好的。

刘老夫人拿过册子看了一眼,的确是孙子的签名和画押,她便放下,笑问道:“他要送给谁?”

管事抖了抖嘴唇,小声道:“少爷没说,小的只看到少爷往满小姐那边去了……”

全家都知道,周家也很信奉老子,时不时的把天尊老爷挂在嘴上。

刘老夫人却知道,她孙子和满宝对于太上老君属于半信半不信的状态,要说信吧,他们心底深处不是很相信鬼神会助他们;不信吧,又时不时的和鬼神许愿,且每次敬拜都很虔诚。

刘老夫人摇头笑了笑,和管事道:“算了,他既拿走就给他吧。”

那两个孩子,敬拜老子时都是自己随手画一幅画像就可以替代,连花二十文钱从道观里请一幅画像回来都不肯,这次大费周章的把墨玉老子像抱走,怕是有别的大用处。

管事一怔,连忙应了下来,然后躬身退了下去。

郑氏等他走了才焦急的问,“母亲,那张老太爷的寿礼……”

“再找别的礼就是,”刘老夫人笑道:“这世上又不止一尊老子像,而且急什么呢,离他过寿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呢,俩孩子说不定过两天就还回来了。”

没多大会儿,白善就跑来和刘老夫人解释了,他也知道那尊老子像是要送人过寿的,不过他打算先借用,“五十天后就还给祖母。”

刘老夫人蹙眉问,“你们还要带进宫里去?”

白善点头,“这样上香方便点儿。”

刘老夫人就揉了揉额头,问道:“你们带得进去吗?”

白善道:“满宝找了吴公公帮忙,问题不大。”

他们不仅要带进去,下次休沐还要再带出来,再进宫还要再带进去……

反正就是做足了虔诚的样子。

周满作为外臣,偶尔抱着这尊老子像进出宫门也就算了,毕竟她可以借口送人活自用,但这样频繁的进出显然不可能。

谁知道她搞什么鬼?

所以就算是和她关系好的侍卫们,谨慎起见,一两次后也就不会同意她再抱着那么一个东西进出了。

但有吴公公背书就不一样了。

吴公公身后站着太子,那老子像进宫是朝着东宫去的,太子都答应了,侍卫们自然不会太拦。

于是,再进宫时,白善怀里就抱了一个盒子,吴公公亲自来接人,然后在侍卫处那里做了登记,表示这尊老子像还要进出好几次呢。

这让侍卫们检查得更仔细了,要不是不允许,他们恨不得把玉雕砸了看看里面是不是夹了什么东西。

满宝看着都同情他们,抱了东西进宫后还和吴公公道:“他们也真可怜,这世上奇技淫巧的东西那么多,要是一个检查不仔细,漏了什么东西进宫,那就是他们的责任了?”

吴公公:“……周小大夫,现在他们检查的人是你啊。”

满宝一点自觉都没有,还点头道:“我是好人,从不往宫里夹带东西的。”

抱着盒子的白善微微点头,心里想到是,因为她要夹带的东西都可以让周小叔拿着,不过明路都可以用。

只是这一次他们需要做给别人看,不然他觉得,让周小叔把这玉雕带进宫里应该也不难。

吴公公对于他们的这尊老子像也很感兴趣,问道:“周小大夫,你为何不把东西送到道观里开光,而是要自己开光呢?”

满宝严肃的道:“自己来心更诚,也更灵。”

吴公公不知道信了没有,反正把人送到崇文馆后就不管了,但他还是多关注了她一些。

虽然知道周满应该不会害人和害他,但毕竟是担着关系的事儿,所以还是要多注意一些。

满宝和白善将老子像安放在东面,然后将盒子放到老子像前,捻了三炷香给它上香。

白善和白二郎见了,也习惯的跟着拜了拜,不一会儿,老子像前就扎了九根香。

白二郎问,“你还得念经吧?”

“没事儿,回来洗漱好后我念半个小时,以后早上也念半个小时就是了。”

白二郎总觉得她的态度很敷衍,但她这样的表现在宫里人看来却很虔诚,伺候她的宫女每天早晚来倒她的洗脸水和拿脏衣服时都看到周满跪坐在老子像前虔诚的念经。

她都不用翻经书,微闭着眼睛就能抑扬顿挫,一字一字特别清晰的念出来。

宫女觉得周小大人很厉害,所以没用几天,宫里上下不少人都知道了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