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黄的小视频软件

“无心道长真的晋升大圣了?”

薛古目瞪口呆。

刃无血微微点头,“消息从王将夫妇那边来的,准确无误。”

“我去……”

薛古双手都有些颤抖,掰着指头给刃无血算了一下时间,一脸愕然的道:

“他走夺运之路的时候,才准圣第三境,跟我一样,走完以后晋升圣者我能理解。

以他的资质,再有个几十年沉淀一下底蕴,晋升大圣我都相信。

这几十年可比别人的三五百年,乃至两三千年要快上无数倍了。

但自己算算,这才多久,他怎么就大圣了?”

刃无血淡笑道:“当初在风云九州,他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让人震惊,如今晋升大圣,我反而觉得理所当然,我们不如猜一猜他什么时候晋升圣主?”

薛古:“……”

圣城外。

青春的纪念册

无数人族武者在柳缠风三人身旁走来走去,不过此时此刻,他们已经没心情去嘲讽三人了。

每个人都眉飞色舞,说着自己通过各种渠道得来的消息。

“苏圣晋升大圣了啊!”“这件事我也知道,今日我家老祖闭关,突然有所感应,直接晋升七劫金身,顺利度过了金身劫,当时老祖就说,人族气运必然又上涨了一筹,因为那时候他差点都要功败

垂成了,就是因为气运上涨,才瞬间晋升七劫金身!”

“家老祖可真幸运,我家老祖就不行了,三十年前晋升七劫金身被金身劫生生劈的形神俱灭。

要是老祖忍上三十年,怕也能成功踏足金身之境,可惜了……”

“世事难料,家老祖也必然不知道,我们昆仑会有如今的景象,曾经的生死大敌,如丧家之犬,神族那边虽然那位圣主没死,可听说也分崩离析了。”

“……”

柳缠风和凌奕互相对视一眼,随后各自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跪了一段时间,他们也知道昆仑之前曾经面临过一次大军围城的经历。

只不过那一次,是昆仑的敌人留下了三位圣主的性命,以及好几十个圣者和大圣的性命。

至于普通武者,那是数之不清了。

要是早知道这件事,他们哪里还敢打昆仑的主意?

“不可能的,这才多久,他怎么就晋升大圣了,这怎么可能!”

宋恒喃喃自语。

“宋小兄弟,或许此人隐藏了实力,当初麻清枫同为圣者,都被他轻松镇压,那时候的他,或许就已经是大圣了啊。”

柳缠风安慰道。

“知道个屁!”

宋恒看了他一眼,冷冷的道:“别说镇压麻清枫,就算是真龙学宫的圣者,也没有他一合之敌,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夺运之路代表着什么!”

柳缠风脸色微微一变,有些难看。

尽管对方的身份来历不同寻常,可被一名准圣如此辱骂,还是让他的面子有些挂不住。

凌奕见状,立马做了个和事佬,把这个紧张尴尬的气氛给化解了。

“管他呢,反正我们都要在这里跪上一段时间,不要想这些了,不如想想离开此地后,要去做什么吧。”

凌奕笑道。

宋恒脸色逐渐好看了几分,可是一想到苏寒极可能已是大圣,心中的妒火便不可抑止的燃烧起来。

身为玄鼎族的天骄,又拜入了真龙学宫,不出意外,再过一些年头,他就能晋升圣者。

日后更是剑指大圣与圣主之境,成为世间一流强者,甚至可以冲击一下真龙榜。

最后接掌玄天王府,人人敬畏。

这样的出身,让他本就是个极为骄傲的人,可现在这些骄傲,都被一个出身卑贱之辈打破了。

碎了一地,一文不值!

“我,一定要逆天改命!这绝对不是我的宿命!”

宋恒咬牙切齿的想到。

呸!

一个小孩风一样的跑过,然后朝宋恒脑袋上吐了一口口水。

宋恒伸手擦掉口水,面色阴沉的看了那名小孩一眼,凌奕与柳缠风见状,不敢出声,怕自找没趣。

“我现在所受的屈辱,都是老天给我的考验,只要我能承受这一切,总有一天,会浴火重生!”

宋恒握紧拳头,心中充满斗志!

……

“这就是大圣的速度啊……”

苏寒脚踏虚空,背负双手,脸上露出一抹感叹之色。

四周的景色飞快的变幻,他的速度已经快到寻常武者的肉眼,都难以捕捉的地步。

体内的问命权柄一直在运转,为苏寒修整追逐的方向,不至于‘跟丢’。

数日后。

苏寒身形突然一顿,目光朝某个方向望去,与人族气运紧密相连的他,察觉到了那边的人族气运有异变,正在飞快的衰败。

这样的波动,至少也是百万人族正在遭受屠戮,才会出现,否则波动不会如此强烈!

苏寒立即调转方向。

拜月国。

地仙界中极为少见的人族国度,因为地处偏远之地,四周也没什么特殊的矿脉资源,很少有异族会对这里动心。

所以拜月国在这里传承了二千余年,也不曾衰弱过,反而从最初只有一位一劫法相,发展到如今有了一位七劫金身,十余位法相强者!

这样的底蕴,在地仙界散落各方的人族势力之中,已经不弱了,苏寒曾经第一次来到地仙界,在夜叉族北地血屠部落中,那位大夜叉也只是七劫金身而已。

如果不出意外,拜月国还是可以继续像从前一样,慢慢的发展下去,就算偶尔有异族路过此地,也很少会对这贫瘠的土地感到动心。

可是今日,拜月国却要遭遇一场大劫。

繁华的京都,已经成了废墟。

京都内上百万的人族生灵,死了至少七八成,无数尸体堆积成山,亭台楼阁化作废墟。

如此景象,二千年里拜月国都不曾有过。

身披重甲的军士,浑身染血,三三两两的站在一群拜月国的高层身后,他们的目光死死盯着虚空中那道身影,眼中露出刻骨的仇恨。

他们的亲人都在京都,如今也不知是死是活,把整个京都变成这般模样的,就是眼前这个瞳孔呈现银色的老者。

对方是谁,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他们不明白,对方看起来,分明就与人族极为相似,极大可能也是人族出身。既如此,为何要对同类下此狠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