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司机聚合苹果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吃完了饭后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面,然后开始看最近市里面的财务报表。当然,我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等候杨部长的电话。

杨部长的电话是在中午一点钟的时候打来的,“冯市长,对不起,我已经尽量在赶时间了。下面的人太热情……呵呵!我在办公室里面,只有麻烦过来了。”

我知道他组织部长的身份不好随便到处去串门,所以也很理解他。我说道:“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因为我不得已才只能来打搅的午睡。我马上就过来。”

我没有叫驾驶员,而是直接步行去到了市委那边。

中午的时候办公楼里面一片清净,有着与周末一样的清净。当我走出办公室后在经过过道的时候甚至可以听见日光灯镇流器发出的电流声。

政府大楼的外边也看不到什么人影,机关里面的人都有午睡的习惯。

到杨部长办公室的时候他正在洗脸,我心里更是内疚,因为我知道他是在用这样的办法来驱赶睡意。我歉意地道:“杨部长,实在是没办法,因为我遇到了一件紧急的事情。今天上午我给打电话之前也给省委组织部的林部长打了个电话,她告诉我说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来找商量。”

他愣了一下,随即便笑道:“那是肯定的了。冯市长,遇到的事情一定很麻烦,是吧?”

我点头,禁不住即刻去到他办公室的门口处看了一下外边,当我发现外边一片寂静而且没有任何人的时候才完全地放下心来。

他给我泡了一杯茶,“冯市长,我们去里面的休息间谈吧。里面更安全。”

我朝他点了点头,然后跟着他一起去到了里面。我发现他这办公室里面的休息间和我的差不多,不过我完全相信他这里应该比我的那里更安全。

清新长发白皙美女艳丽动人写真图片

进去坐下后我说道:“杨部长,我都是从省里面下来的人,今天上午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在上江市这个地方,我能够相信的人究竟应该是谁呢?后来我想明白了,只有,还有陈书记才是我最应该去信任的人啊。说是吗杨部长?”

他笑道:“当然。冯市长,究竟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变得如此的谨慎?”

我说道:“杨部长,既然我来找了,我也就不应该再有什么顾忌了。事情是这样的……”

于是我把今天在政府常务会上的事情详细地对他讲述了一遍,然后又讲到了后面所有的一切。不过我还是没有提到卢秘书长的事情。

最后我说道:“杨部长,我真的不能想象事情会是这样的,以至于我根本就无法去判断这件事情了,更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应该怎么办。如果事情的真相真的是那样的话,那我们上江市的事情真是太可怕了。说说,我冯笑招惹谁了?竟然被这些人设下那样的圈套让我去钻,我简直不敢去想象!”

我在讲述的过程中他一直在皱眉沉思,当我讲完后他忽然问我道:“冯市长,我很感谢对我的信任。不过我不明白,是怎么发觉了这件事情里面有问题的?哦,我明白了,不大方便讲是吧?没关系,我理解。冯市长,我个人认为的分析很有道理,有的人很可能是为了保护自己所有才给设下了这样的一个圈套,目的是为了今后保全自己和陈书记或者姐做交换。这说明他们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很可能会被暴露的危险了,说得对,最好是不要马上和他们撕破脸,这样的话说不定他们还会想出另外的办法来。”

我问他道:“杨部长,真的觉得我的分析很有道理?还是知道其中的某些真相?”

他说:“我只知道一点,那就是市政府会议中心的项目根本就与姜山安父亲的建筑公司没有一点的关系。他不会那么傻,怎么可能让自己的父亲承包市政府这么大的项目呢?据我所知,那个项目是前任市委书记的关系做的。现在这些人就是想把事情搞得更复杂起来,想把我们上江市的水搅浑,这样他们才更安全。冯市长,这件事情太重要了,我无法对多说什么,我想,这件事情还是应该去向陈书记汇报的好。不过我很担心两件事情:一是文市长要求今天下午就签字拨款。既然他那样做了,那这样的可能性就很大。二是我担心如果现在去找陈书记的话,他们很可能会警觉的。而且我觉得来找我的事情他们已经知道了。不过还好的是,来找我不会引起他们的警觉,毕竟我只是组织部长,根本就不会去管们政府里面的那些事情。”

此刻,我的心里根本就无法平静下来,特别是在他认可了我的分析之后。我急忙地问他道:“杨部长,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他想了一下后说道:“冯市长,这件事情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关键的是已经知道了他们是在给设圈套的事情。我看这样,第一,如果下午文市长要求马上签字的话,就尽量想办法拖。第二,这件事情由我去向陈书记汇报。这样的话他们就不会怀疑什么的。不过一定要想好合理的理由去拖延自己签字的时间。嗯,这样,干脆马上就回省城,到时候他对讲那件事情的话就说省委组织部找谈话。的常务副市长的任命不是还没有下来吗?省委组织部这时候找谈话也很正常。说是吧?”

我顿时大喜,不住地向他道谢。

就在他的休息间里面我给驾驶员打了电话,“小崔,麻烦马上把车开到市委这边来。我在组织部里面。我马上要回省城去。越快越好。”

杨部长的分析没有错,就在下午三点钟过点的时候文市长就给我打来了电话,“今天的政府常委会的会议纪要已经出来了,我已经在上面签了字。看看吧,看完后就马上把钱划拨过去。”

我急忙歉意地道:“文市长,今天下午我没在办公室啊。中午的时候市委组织部的杨部长通知我,今天下午省委组织部要找我谈话,所以我就赶到省里面来了。文市长,反正这件事情您已经决定了,我执行就是。下周一上班的时候再说吧,反正这件事情还不至于那么着急吧?您看这样好吗?”

他沉吟了片刻后才说道:“这样啊。那也行。下周之内一定要把这件事情给办了。冯市长,姜市长这个人就是那样的脾气,今天中午他和我一起吃饭的时候还在检讨自己呢。其实我今天的脾气也不大好,但是我和姜市长都没有想到会主动来向我们道歉。呵呵!看来我们这些老同志反过来要向们年轻同志学习才是啊。好吧,就这样。”

他将电话挂断后我不住在心里冷笑:他还真的把我当成傻瓜了。很明显,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也只能耐心等待,因为他不想因为自己的过于着急而让我引起怀疑。

我让小崔直接送我到了省委组织部。说实话,小崔也是当地人,我对他一样的不放心。我下车之前对他说道:“回去吧。星期一早上的时候来接我。我们到时候还是去那里吃早餐。”

随后我就直接去到了省委组织部里面。我这并不完全是为了假戏真做,而是我心里急于要向林育说这件事情。

我在进入到省委组织部办公楼里面的过程中就开始给林育发短信:我想马上到办公室来向说那件事情。

她即刻就给我拨打了过来,“等半小时吧,到时候我让人在办公楼外边接。”

幸好这里面绿化面积很大,而且像公园一般地有着不少的风景可看。所以这半小时的时间虽然让人感觉到漫长,但还不至于有那么的难熬。

我以前来过这里,这里面的楼台亭阁,还有小桥流水都曾经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半小时后我准时地到达了省委组织部的那栋别墅办公楼外边,那里已经有一位年轻小伙子在等候着我了,他笑着问我道:“您是冯市长吗?”

我朝他微笑着点头,“是的。谢谢啊。”

他客气地道:“冯市长,您太客气了。林部长让我来接您,您跟我来吧。”

自从林育当了省委组织部一把手后我还是第一次到这里来,也是第一次进她的办公室。作为省委组织部一把手的办公室,我眼前的一切显得有些有些过于的简单了——

她的办公室在二楼的底部,面积倒是不小,大概有三十来个平方的样子,不过里面的家具陈设还不如我现在的办公室那么讲究。但是她的这个办公室倒是有一种古色古香的韵味。

“坐会儿。我把这几份文件批示完了来。小吴,给冯市长泡杯茶。”林育见我进去后即刻这样说道。

我规规矩矩地去坐下。其实我心里完全理解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不管她是真忙还是假忙,这都是一种必需。毕竟这里是她的办公室。

小吴泡好茶后出去了,同时拉上了办公室的门。

林育这才来到我所坐地方的另外一只沙发上坐下,随即关心地问我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我随即将整个事情完完整整地告诉了她。

她听完了我的讲述后顿时皱眉,“这些人也太猖狂了。不过这也说明了们上江市的问题很严重啊。不过冯笑,这件事情我不好出面,毕竟我只是组织部长,违纪查处是省纪委的事情,像们市的市长和副市长的问题也必须由省纪委出面。我想,这件事情们陈书记心里会有所打算和安排的。不过我倒是觉得现在还不到去查处这些人的时候,毕竟省里面才对们上江市的领导干部进行了调整,这牵涉到省委和省委组织脸面的事情。所以这件事情还得等一下,不过省纪委倒是可以暗中先行进行调查,当证据充分、时机成熟的时候再把这些人一举拿下。这才是最好的策略。”

我点头,“我也觉得这样最好。可是姐,现在的问题是我应该怎么办?”

她说:“这件事情还是和们陈书记商量着办吧。其实我倒是觉得这件事情并不难办,问题的关键是陈书记要完全地把们市的财政局长控制住。可以先把钱划到那个项目上面去,不过千万不要去动用重点项目的资金,两千万对们市来讲也不算什么大数目,只要合理、合法就行。如果们的财政局长是陈书记的人的话,他肯定会想办法解决的,而且即使那个姓文的问了财政局长的话,他也必须说是从重点项目里面拨出的钱。这样的话就可以骗过他们了,因为姓文的是不会具体地去查询的,这样一来的话他自己岂不是被暴露了?何况他根本就想不到已经识破了他们的阴谋。”

我不禁苦笑,“姐,的这个办法可是要比我自己想的要高明多了。我的想法是让每位副市长都在那份会议纪要上签字,或者是再借机去和文市长及尹市长谈这件事情,然后悄悄录下音来。”

她指了指我,“呀,作为市级领导干部,怎么能够去做这样的事情呢?冯笑,一定要记住,作为领导干部,千万不要搞阴谋,而是要多使用阳谋。况且,那样做最终还是要去动用重点项目的资金才不至于被他怀疑。即使今后有各种证据说明这件事情仅仅只是执行者,但是也一样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虽然是执行者,但是常务副部长,做任何事情都必须坚守自己的原则,组织上看问题就是这样的。今后纵然有再多的理由也推脱不掉自己的责任,就是我也无法保全。所以,从今往后考虑问题的时候一定要多思考,千万不要对任何原则上是事情掉以轻心。”

我的背上顿时冒出了冷汗来。她的话说到了最根本之处,此刻我才发现自己依然是如此的幼稚。我羞愧地说道:“姐,我知道了。”

她在看着我灿烂地笑,“没关系,慢慢的就会习惯用那样的方式去思考问题了的。今后要多向陈书记和杨部长学习,多和他们交流想法。不过冯笑,对于自己的同事,即使们的关系再好也不能把自己内心里面全部的东西讲出来,这也是原则和官场上必须要注意的地方,因为同事之间始终是存在着利益关系的,同时还有竞争。还是那句话: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话一定要记住。”

我点头。其实我当然知道这句话的真谛,但是一直以来我觉得这句话太过残酷,所以自己在现实中很少真的那样去思考问题,更不可能用那样的原则去对待一切。

随后她告诉了我一件事情,“我今天晚上要去北京,临时通知的。所以明天我们就不要再见面了,等我回来后再说吧。”